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

March 5, 2018

在一個難得放假的日子(據稱為當周天氣最好的一天)

阿米開車載我到預先查好的「十二寮天主堂」探險

對於「廢墟」這名詞,許多攝影師都有著了魔的迷戀

我倆也不例外,期待這次的場勘能遇見不錯的場景

不過這次敝人比較懶惰,除了沒帶腳架之外(想說可以借用w)

我也只帶28-300mm和一顆50定作為過暗場景的備用鏡頭

其實到這種力道比較強的場所,應當是要把16-35mm帶身上的

高速公路一路上風和日麗,也沒遇到什麼塞車的情況

順利抵達現場便看到有一組新人準備拍婚紗

我們便在他們尚未使用的地方走走拍拍

最令我著迷的是天井和螺旋梯的構造

天井那邊我角度橋的非常之久(因為低角度+廣角變形)

好不容易才抓到幾個還算滿意的鏡頭

螺旋梯的難度亦然考驗技術

雖然廣角以及整理複雜線條算是我的強項

不過為了避掉一些干擾的元素,以及後製的方便性

有些高難度的仰角及俯角,還有高反差也是令人頭疼

其中有些畫面是阿米本人要求...

February 18, 2018

過年期間跟家人到宜蘭住民宿(耿毛之家)

一進到房間覺得透進來的陽光實在太美

有白床又有浴缸整個超適合旅拍的

於是立馬拿出腳架跟相機來自拍留念哈哈

原本還隨身攜帶持續光結果這次幾乎沒用上

來跟大家分享自然光之美

>你選擇眼前的斑斕,還是純淨的黑與白? 

>分不清

>黑白交織

>翻 攪 

>沉 澱

>背對|面對

January 25, 2018

會想要拍攝這組作品也是半夜一個突發奇想

由於最近添購了一件疑似忍者服(品名的確是如此)的新衣

也為了新的飄逸穿搭風買了一個長版墜鍊

又想到之前去日本奈良時在小店裡買了個苦無還沒用過

再加上近日為了下回拍攝買了一個月亮型的藤編燈罩

靈感一來就想說自己先來自拍看看好了YO

一個人大半夜必須掩人(家人)耳目

打扮好後獨自扛著「兩個燈架+腳架+閃燈(支撐燈罩用)+VISIO持續燈+燈罩+苦無+圓形藤球」

口袋還要塞著鑰匙和手機(為了連接相機自拍)

搭電梯來到空無一人的地下室

便開始找背景,調燈的高度還有距離燈罩的距離

以此來決定投影在牆上的月亮形狀

大抵塵埃落定後才開始進行一個自拍的行為

你敞開-
月亮自你內裡升起
月亮 欲望

你終於知道
月亮真正的名字

你終於知道月亮
不是月亮
是 另一個你
《索隱》

苦 無
欲望無窮
擁有了太陽
我們還想攫取更多
到最後一刻
才會懂得
無 苦

...

January 25, 2018

1/5,難得愜意的禮拜五下午

微飄著雨,我依舊帶著相機,腳架和兩顆鏡頭上山

揹著一堆東西加上路上濕滑,這山還真是頗為難爬 (顯示為很少運動)

爬跟喘氣的過程中我還一邊懷疑人生 (到底為何我要沒事來爬山...)

大概下午三點多終於看到著名的電塔,看到夾道兩旁不再是陰暗的山路時

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(原本想帶150-600mm的大炮好險沒有)

山上只有我一人,稍微逛了一下就找個定點來拍照(自拍)

泥濘的環境有點惱人,大家上山要慎選鞋子呢

Gear: SONY A99II + Tamron 28-300mm + SONY 16-35mm

這次主力是用28-300mm這顆鏡頭

調色上揉合了一些紅外線攝影的色調,讓看起來比較髒的綠色變的夢幻一些

整體看起來也讓芒花看起來比較多的感覺

 >16mm拍的全景照片

January 25, 2018

其實這輯是2017年6月底的時候拍的作品

Ray, Jacky, 連我三位男性,加上四年不見的芷媛&小P

一共五位攝影師前往桃園的這個廢墟探險

(裡面的兩位女性都是底片攝影師呢)

之前一直沒有把它整理起來

藉由這篇文章彙整後跟大家分享廢墟之美

約莫也是從這時候開始我愛上了藍色調的照片

而且也體認到女攝影師跟男生拍攝上的差異呢(摸下巴)

總在這個日子

這個時刻

坐在這個位置

遙望著只有這個窗框

才能成就的一幅畫

/

顏色未乾

筆掉了

/

其實你正斂著目光

從哪裡窺視著我吧

逃之夭夭的畫家

/

我不會畫畫

但我懂得欣賞

尤其是出自你手的

/

總是要出去找找靈感

花上一些歲月

鉅作通常都是這樣產生的嘛

是吧

「一生懸命」只為了

在齒輪轉動之際

能擁有片刻的換氣

仰起頭

等到荒蕪又何妨

渴求門打開的那一霎

也不把希望埋葬

我知道

前面的路是崖

我就把我們

留在這裡了

-陳繁齊.下雨的人

〈體貼〉

有時候不得不迫使眼神銳利

為能在狹縫中求取一線...

January 8, 2018

其實這次接到小紀的邀約也是一個偶然,沒有團體人像的棚拍經驗(非合成照)

加上受到「同學」的託付,多多少少會有戰戰兢兢的感覺

受到同學的信任,總要搞出個什麼比較有趣的名堂,希望不要到時漏氣了

所以一直到拍攝現場時都還是蠻緊張的,緊張的點是怕打不出想要的光感
或是時間不夠拍完我構思的cuts

一收到這個邀約,我腦中第一個idea就是第12張的組圖(拖著行李箱那張)
接著整個拍攝就想要往雜誌風的感覺走,這是新舊制服的對比,將舊的自己打包帶走的概念
感謝小紀被我蹂躪來蹂躪去(果然有四年的默契?)

經利四個小時辛苦的拍攝之後,總算是有拼湊出我想要的感覺

感謝不辭辛勞的助手:Ray/ 彥鋒/ 孟儒,被我差遣搬燈,調燈, 還有移動道具們

這次拍攝中又學到了不少打燈經驗呢(摸鬍)

#歡迎接洽人像攝影